顾小北

<第二卷 >初遇君沈离竟心已相念

 晨曦微现时分,在雾霭的轻轻缭绕下京郊传来嗒嗒马蹄声,打破宁静,从远看,是一匹白驹,它背上驮着的佳人,长发及腰,不作什么妆容,也是俊俏的很。近看,才知是一贯着青衣的许夭夭那个泼皮。

 

  这些天来,在王府可把许夭夭闷坏了,许佩玖喜静,平日里也只在房中吃斋礼佛,研习茶艺或是打理苑中的花草,而那群府侍是不敢给许佩玖什么苦头了,颜钰也在自己的宁粹楼养着她那娇贵的额头,没有召许佩玖去。

 

  也不知从哪传来的琴声,令许夭夭有些惘然,将白驹安置在一旁,独自去寻琴声的来源,不知不觉竟闯入了一片竹林,而竹林内又是另一片光景,一间玉砌成的亭子,亭前是小溪潺潺,溪畔有棵上了年月的老菩提,亭子中坐着位白衣公子,背对着许夭夭在拨动琴弦。

 

  那琴声不曾中断,一直立于那名公子旁的侍从一路小跑到许夭夭面前。

 

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,扰乱了我们公子的兴致,还不快走!”那侍从急着就要赶许夭夭离开。

 

  琴声戛然而止,白衣的公子一个轻功跃起,轻瞥许夭夭。说时迟那时快,这位公子竟朝着许夭夭出拳,许夭夭会的,不过是些三脚猫功夫很快就败下阵,唯一精湛的就只有马术。这公子反手将许夭夭勾入怀中,使得她动弹不得。这可是让天不怕地不怕的许夭夭红了脸。

 

  “你是谁派来的。”白衣公子将许夭夭锁的紧紧的。

 

  “我是你祖宗派来的!”许夭夭奋力挣扎终于跳开。

 

  “有个性。”着白衣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引人深思的笑,“本公子名沈离,小娘子呢?”他将手中的折扇打开,浑身散发着桀骜不驯的气息。

 

  “谁是你的小娘子,听好了,我叫许夭夭!”许夭夭把最后三个字很用力的说出来,转身就要走。

 

  许夭夭不会明白,这场见面是被眼前这位沈离公子特地安排的,这背后牵扯的一切,是她一个小女子驾驭不了的,纵使她有再大的本事,最终也逃不过她的宿命。

 

  沈离答应了许夭夭以后可以随时过来听他弹琴,也答应不会再对她出招,目送她离开后,回到亭子,看着那小溪潺潺。他很满意,因为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下进行。

 

  “小姐?”璎珞正着急,一个上午许夭夭都在外面没有回郡王府。

 

  “璎珞啊,把我摘的花摆在花瓶里。”许夭夭还有些慌乱,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

  璎珞有些惊讶,小姐是从来不会这样的,莫非是出去看上哪家的公子了吧!想到这偷笑了笑,哼着歌曲打理那些花了。

 

  许夭夭的脸还有些绯红,那位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头?若说是个隐居书人,却轻功了得,若说是个武林中的,却将那琴弹的心平气和。这是许夭夭从小到大第一次动心吧,那么多年也不敢有人那么对她。

 

  思绪有些烦乱的许夭夭去了莲花池旁,不知什么时候,这些芙蕖已经到了盛开的时候呢,几些锦鲤在其中嬉戏,顽皮的很。许夭夭从一旁的侍女手中抢来鱼食,分散给那些可爱的鱼儿,侍女见许夭夭那么喜欢这件差事就不敢打扰先离开了。突然,一个身影,将许夭夭猛的推入池子,许夭夭来不及看是谁,就已经跌入。池水很深,许夭夭不擅水技,一般的河流她还能玩上一阵,这么深的池水,简直是要了她的命。不停的扑腾,就快要没有力气了......

 

  许夭夭就快要没有知觉了,恍惚间,有人将自己从水中救起,横抱着去了房中,是幻觉?许夭夭很用力的睁开双眸,只是看见一个模糊的男子,他是谁?为什么要救自己?耗尽力气的许夭夭还是昏睡过去。

 

  许佩玖得知夭夭掉进池子,险些吓得昏过去,赶过去的时候,正撞见郡王殿下拦腰抱着夭夭寻屋子,她真的是跪下来去谢靳子匀救了她妹妹的命。

 

  “殿下,你说妾身的妹妹一定会醒过来的对不对?”许佩玖不停用手中帕子擦拭不止的泪水,家父将夭夭拖给她照顾,这才多久就出了这等祸事。

 

  “侧妃且安心,本王已召了府中最好的太医来给她救治。”靳子匀俯下身去悉心安慰。

 

  “老臣叩见郡王殿下,侧妃娘娘。”良久,太医从内室走出。“小姐她力气耗尽,呛了不少水,再加之受了惊,怕是要睡上一阵子。好在小姐的血气刚硬,不同于一般的闺秀,已无大碍。”

 

  许佩玖此时心才放下,匆忙令绣莹去取些银子给太医,真是劳烦了。

 

  靳子匀心中想着,自己府上险些沾上人命,或许大多数人第一个就想着必定是正妃,但是靳子匀不见得,颜钰与他一同长大,她是泼辣和处事果断很厉害的一个女人,但绝不会在别人背后后搞什么幺蛾子,颜钰敢作敢当的性子让靳子匀第一个将其排除。许夭夭到王府并没有多长时日,熟悉的人不过几个,那么......靳子匀将目光投向一直忙前忙后的璎珞身上。

 许夭夭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十几个时辰之后,璎珞抱住自家的主子,把眼泪都蹭在许夭夭的衣服上。

 

  “小姐!你可终于醒了!若不是郡王殿下,奴婢可能再也看不见你了!”璎珞说着就呜呜的哭起来。

 

  “我还活着啊......既然我还活着,那璎珞也不要再哭了好不好?你方才说什么,郡王殿下?”许夭夭看着璎珞哭的那么伤心,就知道自己有多危险了,是谁要害自己?怎么连郡王殿下也牵扯了?

 

  “嗯!当时小姐落水,我听见小姐的呼声,去找了人救小姐,我第二次赶到的时候,小姐就已经被郡王殿下救起了。”璎珞抽泣着断断续续将事情告诉许夭夭。

 

  许夭夭深思着,郡王殿下平日不会到芙蕖苑,怎么偏偏在自己落水时来了?还有,这池子那么深,一旦被推入,十九八九都是个死,那么那个推自己落水的,可不就是要置自己于死地?许夭夭倒吸一口凉气,不明觉厉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