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小北

『你是我此生羁绊』曹叡x辟邪.[上元节]

-
  “情不知而所起,一往而情深。”

.
  上元节 ,按照以往先例,皇宫中怎么也该热闹一番,图个欢乐喜气。而曹叡说,不办,无人敢逆。

  暮色已至,嘉福宫中,曹叡伏在案桌旁,不觉中已然批了半日的折子,肩上有些酸痛。跪坐一旁的辟邪察觉陛下的乏累,立刻挪了身子至陛下身后,给陛下按摩疏通筋骨。

  “辟邪的手法愈发好了。”曹叡反手捉住辟邪的右手,戏谑性的用指间挠了一下他的掌心。

  “陛下喜欢就好。”辟邪笑靥如花,只要陛下喜欢,那就一直侍候下去。

  “不知,你的床上功夫可有所长进?”曹叡握住其手腕,用力一抽,就将可人儿揽入怀中。

  “只要陛下想要,奴婢随时给陛下尽兴……”辟邪紧咬嘴唇,就颤着手要解开自己的衣袖。

  曹叡却又拿住辟邪的手,然后将那两只解开的扣子扣好,辟邪很是不解,疑惑地望着他。

  “也不知道,每次哭喊着求饶的是谁。”曹叡的记性很好,辟邪每一分可怜的模样他都印在脑中,“去换衣服,我带你出宫。”

  辟邪脸上的绯红已然蔓延到脖颈,陛下居然当面提床上的事情,叫自己恨不得寻个地洞钻下去,而听闻要出宫,辟邪先是愣了神,再是无尽喜悦,他竟然有机会随陛下去到洛阳城玩,何况,今日的上元节,一定非常热闹罢。

  鉴于上次内侍因走漏风声而尽数背处死的先例,曹叡这一次的吩咐闭嘴,无人不遵从。

  洛阳城中,彩灯闪烁,火树银花,香风悠然。举目望去,只见穿城而过的九崴道上,尽是玲珑灯景。道两旁是两排长龙般的大红明灯,无数的楼宇变成了舞台。歌舞,杂耍,演剧,喧杂乐曲全都齐齐的汇集到了一处。花灯,焰火搅的城市的黑夜亮如白昼,数不清的小商小贩在街头吆喝着招揽着生意。贩卖煮酒烟丝,茶食衣物,水果蔬菜,家什器皿,香药鲜花,脂粉烟火,一切讨人欢心的小玩意无不一一具全,应有尽有。盛世的夜景如一匹灿烂锦绣豁然抖开,世人所能想象的瑰丽锦绣全部混乱的搅在了一处,蜿蜒转折,你进我阻,在洛阳城南北纵横的经纬上,洒下了泼天盖地的滔世奢华。

  辟邪很少在城中走动,许些年没有这样的机会,所以这次陛下许的恩惠,他格外珍惜。

  一个摊子上,花灯非常精致,老板是吴国江南一代的手艺人。曹叡携辟邪走近,取了一只白兔模样的花灯,不知怎么的,他只觉得,这物件与辟邪神台有几分相似。

  “喜欢么?”曹叡转身询问,语中尽是温情。

  “奴婢觉得很可爱。”辟邪接过那只兔子灯笼,俏皮可爱,摸摸它的耳朵,还会向人眨眨眼,有趣极了。

  曹叡见人儿很喜欢,取了碎银买下。

  方欲离,曹叡又看中了两个面具,随手扔了几块银子,便摘下挂在栏上的面具,给辟邪带上,又给自己带上。那两副面具都是鬼兽面,二人相视,皆乐的不行,

  百姓熙熙攘攘,乐享佳节,曹叡心中很是欣慰。曹叡沉在洛阳盛世之景中,竟与辟邪走散,匆忙摘下面具,四处搜寻。

  辟邪与陛下被人群冲散很是惊恐,像是突然没了依靠,扯下面具,奔走寻着陛下。

  “呦,这是哪家的俊公子?”几名相随的女眷着华府,拦住辟邪的去处。

  “走开。”辟邪无心与她们纠缠,已然不早,该寻到陛下回皇宫才是。

  “这公子的脾气还真不小,这般俊俏,不如给我当个面首可好啊?”为首的女子,二十几岁,墨眉丹唇,妩媚多姿,或许是名官夫人,扯住辟邪的衣袖,很是轻薄。

  突然一只有力的臂膀,将那名女子的手腕握的几分吃痛,像是要捏断。

  “陛……”辟邪很是委屈,险些暴露陛下的身份,急忙又收了回来,躲至陛下身后。

  “这是我的家仆。”曹叡面容冷清,言语中透着几丝恼怒。

  那女子自然是看出面前公子的气度不同,不再招惹,带姐妹们离开了。女子是当朝御史大夫嫡女,幸好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主儿,否则,明日即是灭门之灾。

  回宫的马车上,辟邪跪坐在一旁,怀中紧抱住陛下送的兔子灯笼,生怕颠簸坏了,眉目间是写明了委屈。

  “你是要朕查出那女子是哪家的女儿?灭她一族你可满意。”曹叡轻描淡写之中,就是一个家族的命运。

  “不,奴婢没有这个心思。”辟邪咬了咬唇,鼓起勇气,“奴婢在陛下心中只是一个家奴吧……”辟邪的双眸有些暗淡。

  曹叡俨然是忍不住笑了,凑近,挑起辟邪的下巴道:“辟邪。”故意拖长其尾音,附在辟邪的耳畔道:“是家人。”

  上元节时春意未浓,辟邪的心中却已然盎然。

Ps.洛阳盛景描述借鉴《楚乔传》
 

 

 
 

评论(6)

热度(20)